Libra

赐我赵公明!!

【杏默】记一瞬羽国日常


    仲春时节,严寒不减,经冬积雪未消。策天凤半倚在紫藤雕花的躺椅上,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带着阵阵清冽的幽香。庭院偏角种有一棵梅树,枝桠横生老干成铁,几多年月沧桑。其时花开正盛,凄艳艳燃了一树,偶有花瓣随风飘落,覆地皓雪之上,映出血似的红。

    冬天,总是这么冷。

    策天凤收回凝望窗外的视线,拢了拢膝上的暖手炉。那暖手炉原是雁王上官鸿信所赠。策天凤畏寒,羽国冬天偏又绵长。雁王遣人命能工巧匠雕铸了这个小巧手炉。铜铸錾花六角炉,炉有双胆,各具其妙,暖手却不烫手,炉身兰草花叶舒展,很是雅致。后冥医改进炭火,以奇草异花炼制,药香和缓,可作熏香之用,使人平心静气,亦可解厄助眠。

    “现在可有睡得比较好?我有重新调制草药噢!”说话的正是冥医杏花君。他手持檀木梳,动作轻柔,神态专注。柔顺的翠绿长发滑过手边,留下寒潭碧玉的触感。

    “一夜无梦。”

    “嗯,黑眼圈好像也没了。所以我说你们智者都是思虑过重。什么问题都要九曲十八弯绕过无数遍,用脑过度小心秃头啊!”讲到秃头,他暗暗想象了一番策天凤秃头的样子,自己也不禁打了好一阵寒颤,“凤仔啊~你这么宅,又四肢不勤,还是个低头族,怎么发型都这么复杂的!”

    “有你。”

    “……免、免戴高帽。我可不会每天给你梳……”

    “杏——”

    “好了好了,说好不要叫我名字!”

    发冠丝带,一头氤氲青翠的长发终于整束齐整。冥医为策天凤理好前襟,视线落在雁王所赠的手炉之上。雁王,那个高天孤雁一样的少年帝王。对自己的师尊崇敬爱戴,仰仗信赖。

    可是……亡命水……

    早前凤仔嘱托自己去准备的亡命水,如今已大抵完成了。

    “凤仔啊~那个雁王挺厉害的。仁善智勇,气态沉稳,有符合你的要求吗?”

    “尚差关键一步。”

    “亡命水……真需要做到这么绝?应该还有——”

    “杏花!”策天凤语气决绝,“这是必然的路。改变即是失败。”

    窗外白雪皑皑,策天凤沐在皎洁天光之下,清冷气质更盛,仿佛他自己也是经冬则消的霜雪。

    冥医目光哀戚,他心有千言,到底无从言说。他与他相识并不算久,然而两心相惜岂是时间可得衡量。圣人忘情。策天凤万军无兵智计无双,毕竟非是圣人。他的温情披上了铠甲,他将言语铸成利器,他逼自己成为一个无情之人或者尽可能表现得无情。他做得到所有他想做的。然而骗不了自己本心。骗不了他。他太了解策天凤,了解这场布局的代价,这代价会变成附骨剧毒,成倍成倍蚕食他的性命。策天凤从来对自己够狠。他阻止不了他,也不可阻止。唯有走过去,牵起他的手。

    “我相信你。”

    “我陪你。”

    风声呜咽。有小童来报,说雁王上官鸿信欲见师尊与冥医,已在外庭等候多时。

    策天凤理了衣衫,与冥医一起往外庭而去。

    庭中的少年一身玄色华服,领口用暗红的丝线绣了花纹,长身玉立,帝王霸气初显。看到他俩走来仍忍不住咧了嘴角,露几分孩童气。

    呼啸的风吹起少年暗红的衣摆,长发在风中张扬飞舞掀起层层红浪。策天凤想起庭院偏角的那棵梅树。花开正盛,凄艳艳燃了一树,偶有花瓣随风飘落,覆地皓雪之上,映出血似的红。

    他缓缓步下长廊,向着少年而去。

    一步一步,走向既定的命运。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