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

赐我赵公明!!

【戮史】父子


    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中有股力量压制着我让我开不了戮史车。spa这个人,太好了,好到我没胆子那个啥他。。。<(。_。)>   但是执念还在,希望哪一天能够冲破封印一偿我那啥spa的愿望!以上。

    儿子叛逆怎么办?

    史艳文等在学校门口陷入沉思。今天临下班时办公室的同事突然凑过来,拉着他的袖子一脸欲言又止。交谈之下原来是同事的儿子到了青春叛逆期,父子俩人势同水火,一言不合可能就炸了。同事为这件事烦恼异常,头发都明显少了不少。虽然自知失礼,但众人都知道史艳文的儿子史仗义很长一段时间都颇为叛逆,如今看俩人父慈子孝,权衡再三,还是忍不住过来向史艳文讨教【驯子】之法。

    时近日暮,学校门前已是人迹寥寥,夕阳晚照,很是空寂。史艳文兀自沉思,完全没注意史仗义已行自身前。

    “爹亲,你什么时候改行做学校的门神了?”

    “啊?小空!”史艳文蓦然回神,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史仗义吓了一跳,“你来了~”

    “我来好一会儿了。看爹亲想得这么出神,想必是很重要的问题。”其实也并没有多久,不过稍加夸张,让爹亲心疼,顺便逗逗爹亲是史仗义的小小手段。

    “啊!抱歉。哪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只是一时出神而已。我们走吧。”仿佛自己所想为儿子看破一般,史艳文语气急促,脸飞红晕,难得地显出窘迫。看在史仗义眼里却是别有一番意趣。

    史仗义随手接过史艳文手中的公文包,引着他坐到副驾驶系好安全带,方慢悠悠发动了车子。夕照似红非金,透窗而来,将史仗义的侧脸镀一圈熠熠华光,也在狭小的车内铺开温情的暧昧。史艳文看着儿子俊俏的侧脸,曾经带着邪气笑意的嘴角如今弯出了温柔的弧度。他突然感觉五内杂陈。

    “小空,我们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啊——”一声惊呼,听到问题的史仗义一个急刹,车子冲出老远急急停在了路边。俩人都受到了不少惊吓。

    “你怎样了,小空!身体不舒服?!”史艳文扑过来检视史仗义的身体,却发现儿子正用一副一言难尽的微妙表情盯着自己。

    “小空?”来自史艳文的疑惑。

    “关系?什么关系?”小空的表情,很不对劲,史艳文想。难道是自己的话又让小空想到不好的回忆了?啊,真是多嘴。

    “嗯……就是现在这样,正常的父子关系啊。呐~以前你不是……嗯……很恨我吗?爹亲对不起你。你能够原谅爹亲……爹亲很高兴。像现在这样待在一起真的很高兴……”

    答案与自己的担心不同,史仗义松了一口气,然而心里另一股酸涩的滋味仿佛钻着了空隙,蹭蹭地冒出来。自己的心思,这个人不懂。这股让自己发闷的、发涩的、变得不像自己的心思,什么时候才可以得见天日?看着满是担心的望着自己的这张脸,史仗义终是压下了自己心里的某种冲动。

    “爹亲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啊!难道爹亲想用我们的关系做一个亲子关系的负面模板用以警示后人吗哈哈……”

    “……”真、真的被看破了!

    “……”不会吧?!我只是随口胡诌的!

    “爹~亲~”就算我喜欢你,这也是不能容许的!

    “小空……仗义……”尴尬,超尴尬,“听我解释。”

    史仗义觉得自己的脸有点抽搐,“我的耳朵并没有跑掉。爹亲解释吧。”

    “办公室的王叔叔——你也认识的——最近父子俩人不太融洽,我只是因此想到我们……我并没有——”

    “爹亲,”史仗义停下车子定定地看向史艳文,“别人的家事不要过多参与。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你就是太爱操心,对别人的事情比对自己要积极,吃力不讨好。”

    他说得那么认真,平素玩世不恭的脸上现在写满了一本正经,反教史艳文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小空的确是长大了,”他只是因同事之故想到俩人之间种种而已,也并没真的打算过多介入或者【言传身教】什么的,“放心啦,爹亲知道分寸的。”

    “真的?”黑历史什么的,谁要给人看。

    “`(*∩_∩*)′”

    终于可以安心开车。车子发动的间隙飘过史仗义似乎漫不经心的一句话,

    “我们的关系,没有借鉴意义。”

    “?”

    无法借鉴。

    也不能借鉴。

    笑话,爱上自己老爸这种事,怎么可以作为修复父子关系的手段嘛。

    为自己的暗恋小小心酸了一把,史仗义缓缓停稳了车。

    才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当然,还得算上本市特色的堵车——史艳文已然进入梦乡。他睡着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微微嘟着嘴,难得的眉目舒展着,很有几分孩子气。史仗义慢慢低下头,在他的额头印下浅浅的一吻。

    “爹亲,回家了。”

评论

热度(7)